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关于我们

小余的彩虹天堂

时间:2019/11/28 13:33:51   作者:admin   来源:网络   阅读:3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认识小余五年了,应该说,很惭愧,至今不知道他的名字。不过,他的脸,一闭眼,就能想起,小余现在的你,还能找到最初的那个彩虹天堂吗?第一次见到你,是在你师傅的店里,一家不大不小的理发店,来的一般都是大叔。店主是一对兄弟,人都很好。店面不大,当初装修得也是马马虎虎,老式的座椅摆在镜子前...
熟悉小余五年了,应该说,很忸捏,至今不知道他的名字。不过,他的脸,一闭眼,就能想起,小余现在的你,还能找到最初的那个彩虹天堂吗?

第一次见到你,是在你师傅的店里,一家不大不小的理发店,来的一般都是大叔。雇主是一对兄弟,人都很好。店面不大,当初装修得也是因陋就简,老式的座椅摆在镜子前,加上几盏悬在吊顶上的白灯,就是店里的全部了。很小的时刻我就在那里理发了。

那天是一小我去的,坐在椅子上,透过镜子,我看到了了一个男孩,当时应该是初中卒业吧,但脸看上去还像个小孩似的。很老实的一张脸,苍白,朴实无 华,镇静得像一面水,在人群中都轻易被湮没。那时刻的你照样短发,一小我,低着头,眼眶似乎有点红。嘴里哼着不著名的歌曲,灯光照在你的脸上,仿佛一呼 吸,就能感到你的孤单,像打坏的玻璃一般,在白光赓续地反射着,交织着扑入鼻翼,给心带来阵阵的疼。我以为你只是个和父母吵架了的孩子,一向无言。第一次 见面,我记住了你。

后来两个月,我也没有去店里,再去时,我再一次碰到你了,这一次,你已经开始留了头发,搭配你那张很老实的国字脸,看上去有些不调和。但这一次,你 不是坐着了。你站在一个理发师的一旁,看着他剪,咬着嘴唇,默默的记下他的手段。雇主让你去帮我洗头,你赶紧跑了过来,连递毛巾都有些不好意思。有些莽撞 地帮我洗着,你的手段很生疏,抓着头皮有点疼,这时刻师傅过来看你洗,看到你的手段,立时把你训了一顿,自己上来忙活。师傅洗得就很到位,头皮既不疼,也 能感到到手的力度,一边说,师傅还强调一些细节,譬如如何不让泡沫溅到顾客的脸,如何的力度比较合适。你木讷地点头,然后小心地上来帮我洗,看得出来你很 重要,不时问下有没有洗重了,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,于是就不措辞。你就这样心惊肉跳地帮我洗完了第一次头。我很奇怪,这么一张墨客脸,是什么将你带到了这 里。看着你忙碌的身影,和这些飘落的黑发有些格格不入。

后来几回,你一向都在了,人也变得稍微开朗起来。可是帮人洗头的时刻照样不措辞,专一洗着,不像师傅他们洗的时刻都爱好和我瞎扯。但你经常哼一首 歌,你的声音很好听,轻柔地进中听畔,闭上眼,有种想要睡去的感到。这应该就是你第一次来时哼的吧。不难分辨出,这首歌,叫《彩虹天堂》,是昔时很红的一 首歌。“ 找不到偏向 往彩虹天堂”。你老是反复吟唱着这一句,那时不懂,现在想想,那是一颗多么迷茫而需要理解的心呀!我不懂,店里来的那些大叔也不会懂,你的师傅和父母想必 也不懂。所以,你只有唱,唱着唱着,或许会好一些。不知道,是否真的好一些。

这几年店里逐渐红火了起来,店面也变得大了起来,理发椅和镜子跟着换代,灯光更亮了,一昂首,七彩的光晕照得人有些晃眼。

店里人手也多了起来,他们有的老成,有的年轻,一个个都看上去很洋气。只有你,如一棵角落里的小草,怯怯地看着这一切的变更,也不去改变,就这么慢 慢地发展着。印象很深刻的是一个长得很高的小伙子,他的五官比你精致,也更有模样。没人的时刻,你只是坐着,而他更爱好和手机打交道,滴滴滴的声音没完没 了,两小我坐在同一张沙发上,心却隔得很远。我是不大爱好那个很高的小伙子的,看得出来,他很不知足这份工作,一切都做得毛毛糙糙,所以也从来不和他打交 道。倒是和你,开始经常打召唤,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,但聊得都不深,不知道你心里,有什么埋得那么深。这时刻《彩虹天堂》已经不算是风行了,但你照样固执 地哼唱着,就像那些大叔爱好哼唱属于他们青春的《2002年的第一场雪》一样,你的青春,定格在那首《彩虹天堂》。

不出意外的,那些人来了,又陆续走了,只有你,留了下来。这时刻你已经可以协助剪头发了。不过人人都不爱好让你剪,哪怕等着雇主忙完,也不敢让你碰 一下他们的头。这个时刻,你的神色老是有些落寞。我是无所谓的,所以你经常在帮我洗完头后开始剪个也许,然则关键部分,照样必须让师傅亲自来剪,这时刻你 就退在一旁,同几年前一样卖力地听着,那一刻,仿佛时间已经倒流。

再后来,你就闇练得多了,看到我,不需要多说,你就很自然的过来帮我洗头,现在的你,不会再傻傻地唱着彩虹天堂了,你学会了和师傅一样,问问我的成 绩,再聊聊生活,我睁开眼,第一次卖力地打量着你。脸的轮廓还像个孩子,想想,你现在应该也就20多样子,同样的年纪,同样薄弱的嘴唇,同样结实的身板, 若干人还在校园里享受着青春。除了你的眼睛——看上去通亮的眸子,暗黑中带着若有若无的无奈,哀伤,眼球上有一些血丝,可能是因为经久的熬夜导致吧。眼袋 有些重,但嘴照样笑着的,你又问了我感到中考考得怎么样,我说还可以。5年前,是否也有人同样问过你这个问题,可能那时你想不到,5年的青春,你留在了这 里。应该说,你很幸运,理发店里活很清闲,四时空调让这里不像工地上那些燥热,严寒,还有和气的师傅。然而,你真的幸运吗?漫长的等待,日复一日地待在店 里,做着重复的工作,想着往日的同学在何方,甚至一成天,找不到一个能真正和你交流的人,或许你已麻木了,那座彩虹天堂,今在何方?

此次理发,我让你全程帮我剪。应该说,你的手艺已经不差了,翦起来有模有样,甚至现在出去开店也没什么问题。比起那些外面花哨的年轻人开的理发店, 你的手艺强得太多,看得出来你剪得很专注,一个细节都不愿意放过。我也问过我为什么不自己开店,你只是笑笑,说还没到时刻。可谁知道,你真的想要开一家理 发店吗?黑发一缕缕地落下,剪断的,还有你的妄想。

现在是庙会,外面很热闹,很多年轻人都在外面闹着,年少不知愁。而你,只是有时怅然地看了一眼外面,又回过火,卖力地剪着,嘴唇不经意间在动着,听 不清唱的是什么,我想,那首《彩虹天堂》,应该又在你的心中闪着光吧。愿有一双同党,能让你,慢慢地,卖力地,飞向那个彩虹天堂。

相关评论
澳门担保网Copyright © 2010-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