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联系我们

廊下听雨

时间:2019/11/17 13:22:50   作者:admin   来源:网络   阅读:5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秋风剪剪,斜雨霏霏,轻寒阵阵。桃源故人独坐于回廊之下,谛听着雨打芭蕉的天籁。雨时而疏舒,时而绵密,时而急骤,那声音也忽如春蚕咀桑,窣窣沙沙;忽如珠玉落盘,清脆悦耳;忽如金戈铁马,呐喊震天。他不宁的思绪便慢慢地浸润在漠漠无际的秋雨里,飘散于嘈嘈切切的雨声中了。在淅淅的雨声里,他依稀...

秋风剪剪,斜雨霏霏,轻寒阵阵。桃源故人独坐于回廊之下,倾听着雨打芭蕉的天籁。雨时而疏舒,时而绵密,时而急骤,那声音也忽如春蚕咀桑,窣窣沙沙;忽如珠玉落盘,清脆悦耳;忽如金戈铁马,呐喊震天。他不宁的思绪便慢慢地浸润在漠漠无际的秋雨里,飘散于嘈嘈切切的雨声中了。

在淅淅的雨声里,他依稀看到一个风鬟雾鬓、形容憔悴的女词家,在这凄清的傍晚,独守着窗儿,啜饮着三杯两盏淡酒,眼望着满地黄花聚积,耳听着梧桐细雨点点滴滴,吟诵着“莫道不消魂,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”的婉约清词,抒发着“寻寻觅觅,冷冷僻清,凄悲凉惨戚戚”的思亲怀土的愁绪。

在淅淅的雨声里,他依稀看到一个凄凉怨慕的词客,在无眠之夜,面对着“秋风多,雨相和,簾外芭蕉三两窠,夜长人奈何”的凄清气象,追忆着昔时雕栏玉砌、凤阁龙楼的奢华生活,感叹着“无限关山,别时轻易见时难,流水落花归去,天上人世”的巨大落差,满怀着剪赓续、理还乱的离情别绪,真是别有一般滋味在心头了。

在淅淅的雨声里,他依稀看到一个仕途多蹇、衰老贫苦的诗人,倚杖鹄立在浣花溪畔,望着被怒号的秋风摧毁的草堂,面对着屋漏床湿的窘况,却幻想着“安得广厦切切间,大庇世界寒士俱欢颜! 风雨不动安如山”,假如面前突现这样的房屋,能够温暖世界寒士,诗人宁可独守茅屋,受冻而死。这是如何的一种博大情怀啊!

在淅淅的雨声里,他依稀看到一个“身不得男儿列,心却比男儿烈”的女侠,面对着满目疮痍、危象丛生的魔难祖国,她不愿与世浮沉,碌碌而终,热望着易头巾为盔甲,效命沙场,做中国女界为革命就义的第一人。被捕时她挥毫书下“秋风秋雨愁煞人”七个字,表达出革命家忧国忧民、壮志未酬的悲愤心情。

时徐时疾的秋雨一向淅淅沥沥地下着,桃源故人的心情也跟着沙沙的雨声时而莫名忧伤,时而无限感慨,时而壮怀激烈。薄暮时分,雨化为万缕细丝,跟着轻风飘洒飘动,不时地粘到他的衣服上。此刻,一张慈祥的笑容浮现在他的面前,这是他深深敬爱的一位师长。他知道今生再不能亲睹她的慈颜,再无法聆听她的教诲,但他对她的敬仰和怀念却注定没有休止,如这秋雨漠漠无际,如这秋雨绵绵一向……


上一篇:雾中,飘过思念的梦
下一篇:我的同桌
相关评论
澳门担保网Copyright © 2010-2022